广西电视台:十九大代表风采 黄墁——在法医岗位上奉献别样青春
2017-10-10 14:56    浏览次数:320      来源:办公室  

在常人眼里,法医与荒山野岭、血腥恐怖、凶杀、死尸、腐臭等词语联系在一起,这样的职业似乎是男性的专属领域,而在玉林,一位“80后”女法医颠覆了人们对法医的传统认识,她就是玉林市公安局玉州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黄墁,今天我们来了解的故事。

2009年,黄墁从昆明医学院法医专业毕业加入警队,作为一名女法医,想要在男性为主导的警察行业获得认同和尊重,黄墁必须付出加倍的努力。

2010年,玉林市某购物中心发生一起命案,警方进入现场勘查,但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准备收队时,黄墁重新仔细勘验,最终提取到了非死者的物证。在案情分析会上,黄墁根据提取到的物证,用排除法锁定真凶。

法医工作艰苦,工作环境恶劣,经常穿着密不透气的隔离服一干就是23个小时,有时甚至需要56个小时。

“很多人问我,你解剖完了不会去想那些血腥、恐怖、腐臭的画面吗?我就会跟他们说,我真的不会去想这些,一个案子我想的是这个点,这个案子为什么到这里是这样子的,通过尸体解剖还有现场勘查,我得出的这个结论,我还得不出什么结论。”黄墁说。

其实对法医威胁最大的,不是现场的血腥、腐臭,而是那些传染性疾病。20137月,黄墁在对一具艾滋病感染者的尸体进行解剖时,缝合针刺到了手指。服用阻断药物,药物副作用令她头昏眼花,呕吐不止。直到201410月排除艾滋病感染后,她才终于可以安心投入工作。黄墁的丈夫原来也是一位民警,所幸,妻子的工作他能够理解。

黄墁丈夫梁业健:“以前我觉得法医就是解剖,没事就回家睡觉了,后来娶了这种老婆我才知道,法医是比任何工种都要累、辛苦的,有时候他们在解剖台上一站就是,早上站到下午两三点,要把所有问题都找出来才罢休。” 

黄墁:“其实我很感激他的,我工作五六年其实也遇到人生蛮多大坎,他都一直默默地陪在我身边。”

手机24小时开机、有案子随时出发,出入的是杂草堆、臭水沟,这是一份地道的“苦、脏、臭、累”活儿,就是在这样的岗位上,黄墁一干就是8年。2013年初,她因为长时间高强度工作不幸流产,虽然很难过,可是只休息了几天,她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付出就有回报,黄墁先后获得“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全国最美基层公安民警”“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黄墁:“没有一个职业像我们的,因为我们是为死者说话的,你提供的线索破案了,找到凶手了,就会觉得人生很有价值。”

    分享到:


全国公安机关互联网站安全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