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务资讯 > 警情通报

梧州:年轻恋人开设公司为电商炒信获利 月入十万 因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刑拘

发布时间:2016-04-06 17:07 信息来源: 梧州市公安局长洲区分局 编辑:陈柳余 审核:莫黎 编辑: 审核: 浏览次数: 打印

 在网上购物时,人们大多会选择人气、销量和信用排名靠前的店家,这点消费习惯衍生出了为电商刷虚假人气、销量和信用的“灰色产业”。在今年中央电视台“315”晚会中,电商购买服务刷单刷信誉欺骗消费者的黑幕被曝光。

近期,梧州市公安局长洲区分局成功查获了一个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件,该团伙专门成立了一个网络公司,雇佣员工通过盗号软件和购买盗号为淘宝网商家刷信誉充钻,团伙头目从中牟取暴利快速致富,在短短一年内就开上了豪车。据了解,此案也为梧州乃至广西首例团伙利用网络非法获取个人信息案。

331,长洲区公安分局召开新闻通报会,通报了这起高科技犯罪案件的前前后后。

案发:缘起浙江  梧州犯案

去年8月,浙江绍兴警方抓获了一个开发制作专门用于盗窃支付宝账号软件的犯罪团伙,该犯罪团伙先后制作了近50款盗号软件,并将这些软件进行销售。这些盗号软件被其他犯罪分子所利用,形成了盗取账号和密码、盗刷消费及收赃等多个环节。据了解,该案还是公安部督办的特大案件。

绍兴警方在案件侦破中发现,上述犯罪团伙将所开发的盗号软件卖到了全国各地,梧州就有人购买了该软件。今年1月下旬,绍兴警方将这一情况反馈到了梧州警方。

获知情况后,梧州市公安局网安支队、长洲区公安分局就绍兴警方反馈的情况进行了深入调查。经初步核实,警方发现该案案情复杂重大,遂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立即展开案件侦破工作。

通过对案件线索进行深入排查,专案组民警发现,位于长洲区新兴三路3号某大楼22层有大量来路不明的网购账号频繁登陆情况。按照常理,一般人在同一家网购网站的账号大都为一个,最多再注册上一个不常用的小号备用,但在这一户住宅里,每天却有五六百个不同的某宝网账号频繁登陆,且每天登陆的账号均各不相同。

警方深入调查发现,这户住宅实为一家名叫“广西达×网络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该公司老板为来自广西昭平县的年轻人李某和卢某,两人雇佣了15名年轻女孩为公司员工。经2个月的进一步经营,警方最终发现李某和卢某利用网络公司作掩护,实施大额购买盗号、修改密码软件及服务,获取大量公民个人信息进行使用或转售牟利的重大嫌疑。

在基本摸清案情后,收网的时候到了。322,长洲区公安分局迅速出动,在广西达×网络有限公司全部人员聚集时组织警力开展抓捕。警方在现场查获15台台式电脑,2台笔记本电脑,抓获主要嫌疑人李某、卢某,并将该公司15名员工带回公安机关进行调查,搜获盗号、修改密码软件及公民个人信息资料一批,银行卡100余张,收缴宝马牌小汽车1辆及现金6万多元。

揭秘:成立公司  月进斗金

在接受审讯时,犯罪嫌疑人李某和卢某交代,李某和卢某两人为恋人,曾于2011年初一起在桂林市一家网络公司上班。当年下半年,两人辞职后返回昭平县卢某家中,开始通过淘宝利用各种途径和手法进行涉嫌虚假交易、炒作信用等行为(即“淘宝炒信”),并初尝甜头。

2014年年初,李某提出要扩大业务范围,于是便和卢某一起来到梧州,在长洲区兴业花园创办了工作室专门从事淘宝炒信业务。当年年底,李某和卢某又在新兴三路3号某大楼创办了“广西达×网络有限公司”,聘请员工扩大业务。

那么,该团伙是怎样作案获利的呢?警方调查发现,李某和卢某通过互联网联系卖家,以0.2元至0.5元每条的价格购买淘宝客户信息上万条,再通过盗号、修改密码软件筛选可用的信息,陆陆续续分别发给员工,让员工使用这些盗来的账号登录阿里旺旺,然后在阿里旺旺上搜寻淘宝网中信誉较低的网店店主做公司的客户。在被抓获时,李某和卢某公司的淘宝店主客户已达2000家。在那些网店店主交付了冲钻等级的资费金额后,李某和卢某便安排店主通过他们托人设计建设的一家网站平台发布任务互刷信誉。

互刷信用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在商家支付冲钻金额后,李某两人便让该商家在两人所建网站上完成信息注册。首先,商家A需要在该网站上发布自己淘宝店铺的某一产品链接,然后商家B通过点击链接进入商家A在淘宝内的店铺,商家B支付金钱购买商家A店铺的虚拟货物。在完成交易后,商家A通知李某,李某再让商家B发布相同价格的链接,等待下一名接任务的商家购买虚拟的货物。正是通过这样一环接一环的虚假网络交易,李某让这些电商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了信用等级。

由于在虚假网络交易中购买的这些货物都没有真实的发货信息,为了逃避淘宝网对店主炒信行为进行惩罚,李某通过上述自己所建网站的后台,让货物自动生成一个虚构的完成购物交易的信息,这些交易信息通过网站都会真实地显现在淘宝网物流信息上。

呼吁:尽快出台司法解释指导执法实践

商家B在“购买”了商家A虚构的货物后,自然会对所购货物给予好评。店家通过造假刷好评获得信誉后,自家商品自然就会在同类商品列表的靠前位置呈现,最终损害的还是消费者的利益。

根据李某的交代,利用这种为淘宝商家造假刷好评的服务,两人月均收入达10万元,年收入超百万,至案发时,两人已开上了宝马牌小汽车。可千算万算,就在两人谋划新一轮“做大做强”计划时,被警方逮了个正着。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随着互联网购物的迅猛发展,网络购物规则也慢慢发生着变更,像淘宝网等知名网络交易平台均加大了对炒信等虚假交易的查处力度,但炒信灰色产业却远远没到消失的地步。买卖双方虚假交易的巨大需求及高额的利益,甚至催生了一个职业化、专业化的完整炒信产业链,被这条产业链绑架的,是千千万万网购消费者本该拥有的知情权。

目前,李某和卢某因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两人所雇员工则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进一步的调查。

根据刑法规定,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是指以窃取或者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行为。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然而,有警方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由于现有法律对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罪罪状表述、罪名界定较为简略、模糊,这也使得他们在办理这起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件中,产生了一些困惑。 

首先,“公民个人信息”的范围不明确。实践中,公民个人信息一般是指与公民个人身份相关的、公民个人不愿为社会公众所知悉的信息,而手机通话记录、入住旅馆信息以及本案中的淘宝账号等信息是否属于公民个人信息尚未明确规定。其次,情节严重判断没有量化标准。从罪状表述来看,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只有达到了情节严重的标准,方可构成该罪。非法获取多少条个人信息算“严重”?对此,目前的法律并无明确规定,最高司法机关也尚未出台司法解释,因此只能靠办案人员自行裁量。

该案专案组组长、长洲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黄耀平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信息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公民个人信息承载了越来越多的经济利益,也因此成为了一些不法之徒为谋取不当利益而争相抢夺的“唐僧肉”,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案发案频率或将越来越频繁

警方呼吁,为了精确打击违法犯罪分子,最高司法机关应尽快出台关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正式司法解释,对“公民个人信息”的范畴、“非法获取”的手段、情节严重的标准进行具体化,从而指导各地执法与司法实践。(陈柳余、聂燕辉)

    分享到: